搜索 解放軍報

家有“悍妻”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責任編輯:楊凡凡
2021-03-16 08:57

家有“悍妻”

■孫林洪玉

我跟我媳婦是相親認識的。那時,正值電視劇《少帥》熱播,休假中的我閒來無事就在家裏追劇。

那天,母親從外面回來,一進門,就讓我趕緊把自己捯飭捯飭。

不用説,一準是讓我去相親。“憑你兒子的資質,還怕找不着對象?”我坐在沙發上,有些不耐煩。

“胡扯,你以為找個媳婦就那麼容易啊。”母親板着臉不高興。但很快她又笑意盈盈地走到我跟前:“這次這個姑娘不錯喲,好像叫‘鳳至’。”

“鳳至?”我一下子來了精神。電視劇《少帥》中的于鳳至,多麼端莊大方、嫺淑持家呀。想想真是奇妙,正在追劇的我,突然就冒出了個相親對象,還和電視劇裏歷史人物的名字一樣。

着西裝、打領帶,我趕到她家,開門的正是她。她穿着一身深藍色運動服,皮膚白淨,大高個兒,走起路來“唰唰”地響,頗有一股女兵的勁頭。

“俺叫至鳳,不是鳳至。請多關照呀。”她笑着伸出手來,眼睛彎成了兩道月牙。

我急忙伸出手去。

“俺比你大兩歲,這老話講呀,女大二,抱金塊。俺倆處對象,你不虧哦!”我嘴角微微上揚,可心裏早已如十五隻吊桶打水——七上八下:這是在相親呀,她怎麼毫不露怯?

接下來的事,也就順理成章了。我被她的熱情大方打動,她也看重我老實誠懇的性格。

然而,婚前甜蜜,婚後“扎心”,我的工資卡上交後,換來每月幾百元零花錢。至鳳美其名曰:“勤是搖錢樹,儉是聚寶盆。”我不樂意,她便眉頭一皺,連珠炮似地跟我掰扯:“家裏大大小小都得花錢,你當兵在外顧得了嗎?你看,這水費電費燃氣費,柴米油鹽生活費,以後還有孩子的書費學費資料費……”與此同時,她還給我定了多個“不允許”:不允許抽煙、不允許喝酒,甚至還不允許喝可樂汽水等。我爭辯不過,只能妥協。

歸隊後,戰友向我表示新婚祝賀,我連連擺手直倒苦水,揚言媳婦太霸道,還一本正經地裝作“過來人”勸告未婚戰友,娶妻當娶温柔型。戰友調侃:“家有‘悍妻’,無力迴天。”

婚後不久,我前去執行任務。因任務特殊,多數時候我與至鳳處於“失聯”狀態。半年後,我休假回家,一進門,母親就拉下了臉:“還知道家啊?這半年可把至鳳累着了。”原來,爺爺、奶奶先後生病住院,爸媽身體也不好,家裏大大小小的事都是至鳳一人操持。母親還説:“至鳳平時用錢很節省,護膚品都不見她買過,但家裏用錢緊的時候,她把自己的嫁妝都拿出來了。我和你爸的錢,她一分都不要,讓我們留着養老。”

“她可從沒對我提過呀!”聽了母親的話,我有些驚訝。

那天,天空飄着雪花,寒風“嗖嗖”地刮在臉上,我出門打車直奔至鳳上班的服裝公司,並在沿途商場給她買了個暖手寶。至鳳下班後,簇擁的人羣中,我一眼就瞧見了她,大高個兒,走路匆匆,圍巾在寒風中上下飛舞。很快,她瞧見了我,高興地朝我揮手。我把暖手寶放到她手心,本想給她一個温情的擁抱,不承想,被她一把推開:“戴個手套不就行了,買這玩意兒真是浪費!”轉而,她又俏皮地一笑:“好早就想買了,你送得真及時呀!”

如今,一眨眼,我們結婚已經4年多了。至鳳“霸道”的個性依然如故,但相處久了,也就習慣了。靜下心來想想,家裏的事,幾乎不用我操心,這對於在外當兵的我又何嘗不是一種幸福?詩人説,戰士自有戰士的愛情,忠貞不渝,新美如畫。我想,我和至鳳的愛情,應該是質樸平淡、真水無香吧。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