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班長向來十拿九穩的偽裝防護課目,為啥這次栽了跟頭?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作者:劉建偉 宋子洵 劉星楠 發佈:2021-01-15 03:25:31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最難的是“思想先到達戰場”

■解放軍報記者 劉建偉

採寫這篇稿件,有兩個故事在記者腦海中揮之不去。

一位連長雖然知道訓練計劃和方案有亟待改善的地方,但一想到馬上就要考核了,只得按原來的模式,先把考核應付過去再説。

一位排長總想琢磨點新戰法訓法,可考核不按規定流程總通不過,逼得他去固守陳規。結果,一次、兩次、三次之後,他逐漸接受了這樣一種意識和習慣:按照固定流程來,訓練考核就能得高分。創新的勇氣與思維,在他身上漸漸看不到了。

兩個故事雖然不大,卻直指我軍比武考核與實戰化訓練中的一個深層次問題:承平日久,軍人的練兵備戰熱情每天都受到和平氛圍、和平思想與和平生活的馴化與消解。要知道,身處和平環境,軍人卻需要日夜思戰備戰,這本身就是一個矛盾體。

面對長期和平環境的影響,每一名軍人都應該認識到,推進實戰化訓練,最難的還是身在操場卻要心繫戰場。讓“思想先到達戰場”,這既是對每一名軍人提出的永恆挑戰,更是給各級指揮員提出的嚴峻課題。

要做到這一點,不是靠簡單説教和一味強調就能解決的。需要我們各級從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來培育養成,需要我們各級從平時組織訓練、籌劃考核等具體行動開始,把打仗的意識、打仗的標準、打仗的氛圍凸顯出來,以此來引導官兵真正去思戰謀戰。

戰場是最公平的考官。如果我們平時圖舒服,戰時就可能不舒服;如果我們平時要求不嚴格,戰時就可能打敗仗。如果今天我們在操場上總想着避難就易、避重就輕、避繁就簡;亦或戰術動作操場化,簡單按想定編腳本、依演練定套路,明天上了戰場就會吃大虧。

將因演而能,士因習而勇,戰因練而勝。一支軍隊多年不打仗,容易患上“和平綜合徵”:不想打仗——戰鬥隊意識弱化,不敢打仗——戰鬥精神淡化,不會打仗——戰鬥素養鈍化。恩格斯對此有過精彩的描述:他們往往“對一條褲子或一條衣領的式樣爭論不休,而對軍隊中20來種不同的野炮口徑和差不多數不清的各種小型火器口徑安之若素”。

作為指揮員更應該知道,肩上揹負着戰友的生命、集體的榮譽和人民的重託,各級指揮員必須以強烈的使命意識和責任擔當,逼着自己“一切都站在戰場上來思考”,以實際行動在和平時期培育強化官兵強烈的戰場意識、敵情觀念和過硬的戰術素養。

1953年,中國人民志願軍組織夏季攻勢,二十兵團司令員鄭維山,大膽地在“聯合國軍”眼皮底下組織3000餘人白天大潛伏。他要求部隊認真研究:咳嗽怎麼辦,睡覺打呼嚕怎麼辦,大小便怎麼辦,蚊蟲叮咬怎麼辦,敵人打冷槍怎麼辦,等等。如果不是“站在戰場上思考”,這些問題就可能想不到、想不全、解決不好,就可能“一着不慎,全盤皆輸”。

鄭維山將軍的做法,對於我們今天在和平環境中練兵同樣適用。戰場從來只青睞千錘百煉的軍隊和軍人。就像熟能生巧一樣,提高戰場意識、敵情觀念和打仗的緊迫感,需要我們在具體的練兵備戰中,一點一滴積累,一言一行培育。

只有平時主動置身複雜多變的困局、危局、難局中練謀略、練應變、練高招,才能在未來戰場上得心應手。如何通過日常的教育訓練和演習對抗,破除官兵和平積弊等傾向性問題,讓官兵身處操場心繫戰場,思想先到達戰場,這也是我軍深入推進實戰化訓練的題中應有之義。

1 2

責任編輯:葉夢圓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nq.vipjm.app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