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警惕陷入“信息繭房”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吳 銘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1-03-15 12:31

警惕陷入“信息繭房”

■吳 銘

2006年,哈佛大學凱斯·桑斯坦教授在《信息烏托邦》一書中提出,人類社會存在一種“信息繭房”現象。他認為,在信息傳播中人們自身的信息需求並非全方位的,只會注意選擇想要的或能使自己愉悦的信息,久而久之接觸的信息就越來越侷限,越來越窄,就像蠶吐出來的絲一樣,細細密密地把自己包裹起來,最終像一個蠶寶寶一樣被桎梏在“信息繭房”內,失去對其他不同事物的瞭解能力和接觸機會。當時,他的這一觀點還只是作為一種推論和預測,但隨着網絡信息和人工智能技術的飛速發展,這種“信息繭房”現象,正越來越多地發生在現實生活中和我們的身邊。

當今時代,各種信息海量爆發,特別是網絡信息極為豐富,可謂無所不包、應有盡有;接受信息的自由度空前提高,琳琅滿目的信息產品,可以隨意選擇;推送信息的針對性大大增強,你關注過什麼、對什麼感興趣,網絡智能系統會跟蹤計算、源源不斷地為你推送相關信息;觀點看法的分眾性明顯增強,對同一件事的討論跟帖熱鬧非凡,常常兩極對立,互懟互譏;閲讀信息的時效性矛盾更為突出,想看的東西太多、瀏覽的信息太雜,雖然上網時間不少,還總是覺得時間不夠用、想看的沒看夠。

在這樣的信息環境下,一方面,人們獲取信息極為便捷,學知識長本領有了更好的條件。任何一個普通人無需花費太多力氣和成本,輕輕點擊手機屏幕就能召喚出包羅萬象的信息和知識,通過與網友的交流互動即可對許多問題釋疑解惑和深化認識。但另一方面,人們越來越容易迷失自我,陷入“信息繭房”營造的環境中。一些人只關注自己感興趣的信息,網絡智能系統投其所好,不斷集中推送同質化單一信息,使其沉迷於個人滿足中不能自拔,結果導致對其他信息完全無感或無暇顧及,自覺不自覺地把自己封閉在一個狹小的圈子裏。狹小圈子裏的同質化信息互動,又極易強化其興趣愛好和觀點看法,對某些事情、某種觀念產生執著和偏執,這在很大程度上又壓縮了與其他人溝通的可能,限制了對客觀世界的全面認知。漸漸地,他們便使自己陷於“信息蠶繭”的包圍圈裏,既衝不出去,外面的世界也走不進來,進而與現實逐步脱節,甚至遠離集體、疏離社會。

怎樣避免“信息繭房”現象並防範其傷害?一是要掌握接受信息的主動權,防止被智能推送系統控制。現在的一些網絡平台有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作支撐,專揀你曾關注的、愛看的、喜歡的信息推送,既是幫助你、成全你,也是在誘惑你、封閉你。一定要認清這種智能推送的兩重性,上網獲取信息要有明確目的,不能完全被網絡推送的信息牽着鼻子走。要相信“自己的腦袋比電腦好使”“人比機器人聰明”,要帶着自己的頭腦和個人的主見從網上獲取信息,不要變成被機器控制的“機器人”。二是要多渠道接受多方面信息,防止信息的單一性片面性。現在各種信息滿天飛,魚龍混雜、真假難辨。微信微信,只能“微”信,不能真信全信。古人云:“兼聽則明,偏信則闇。”俗話説:“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如果滿屏幕見到的都是自己愛看的、對自己胃口的,沉迷和偏見怕是在所難免。只有廣涉多種渠道各種信息,拒絕做“信息偏食者”,特別是多從主流媒體平台獲取和印證信息,才能防止偏聽偏信、受騙上當。三是加強人際直接交流接觸,防止以“鍵對鍵”取代“面對面”。虛擬世界很精彩,但不宜一味沉湎其中。現實世界很複雜,但這才是真實的立身之地。人與人之間的直接相處和溝通,是相互瞭解、傳遞信息、分辨真假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途徑和方法。不能因為有了手機微信朋友圈,就排除或不看重人與人之間面對面的直接溝通和交流。四是積極參加團隊集體活動,防止思想感情離羣獨處。參加團隊集體活動,是相互學習、交流信息的過程,可以豐富見識和情感,增進相互瞭解和友誼,改變固有的思維模式,有利於克服“信息繭房”現象導致的片面和侷限。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