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把脈智能化戰爭後勤保障的轉變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周銘浩 張金巖 龔小平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1-06-03 07:10

把脈智能化戰爭後勤保障的轉變

■周銘浩 張金巖 龔小平

要點提示

智能化戰爭在作戰樣式、作戰環境、武器裝備等方面發生根本性變革的同時,也必將促使後勤領域在保障資源、指揮結構、力量編組、保障行動、保障模式等方面發生重大轉變。前瞻研究智能化戰爭後勤保障的發展趨勢,對加強智能化戰爭後勤保障能力建設無疑具有重要的理論和實踐意義。

後勤保障資源由“集中配置”向“分散配置”轉變

隨着指揮控制系統和保障裝備智能化水平的不斷提升,未來智能化戰場後勤保障資源的配置模式將更為分散靈活,後勤保障人員將藉助智能系統對零散分佈的各類保障資源進行科學統籌調度。

適應作戰力量高度分散的保障需求。隨着未來戰場空間逐步拓展,各類智能化作戰力量異地聯動,“多域戰”“分佈式殺傷”等作戰概念逐步應用於戰場,作戰部隊的分散部署將逐步成為主要形式。如仍沿用集中配置各類保障資源的方式,將導致後勤保障的運輸、補給等環節任務量激增,且時效性難以滿足作戰需求。未來智能化戰場,後勤保障部門將依託廣泛分散在不同地域的軍地各類後勤保障資源,快速獲取周邊的保障需求信息,以高度分散的後勤保障“點資源”滿足各“點戰場”的保障需求,就近對周邊部隊實施保障,大幅提升後勤保障的時效性。

提升後勤保障資源的戰場生存能力。未來智能化偵察、作戰裝備的性能將大幅提升,戰場更加透明,打擊方式更為有效,傳統的“藏”(隱真示假)或“防”(加強防護)等後勤保障資源的生存手段將難以奏效,需要藉助保障資源的“散”(分散配置)提升其戰場生存能力。通過後勤保障資源的全維分散配置,使敵人難以實施集中打擊破壞,即使能夠發現各保障資源的準確配置位置,面對高度分散的海量“點資源”,也無從選擇攻擊重點,對某個獨立的小型保障單元實施打擊將變得毫無意義,甚至得不償失。

後勤指揮結構由“樹狀層級”向“網狀拓撲”轉變

信息化戰爭後勤指揮通常為樹狀層級結構,隨着指揮對象增多、時效要求提升,逐步凸顯出指揮層次多、指揮流程長、同級協調難等方面的問題。未來智能化戰場,依託無線數據傳輸、雲計算、區塊鏈等技術,後勤指揮將逐步轉變為網狀拓撲結構,形成各指揮節點的網狀連接,實現指揮層次的減少和指揮流程的優化。

利於指揮任務的同步展開。傳統的樹狀指揮結構層級分明,各級指揮機構需要在上級定下決心並制訂好總體保障計劃後,才能開展本級的保障方案制訂、計劃擬製等工作。網狀拓撲型指揮結構中的不同指揮機構或指揮節點,能夠藉助無線網絡共享相關數據,共同感知戰場保障態勢,並針對不同後勤保障任務的特點,將指揮任務進行合理分解、靈活分工,由不同指揮節點同步並行完成相關指揮任務,實現指揮任務由“順序展開”向“同步展開”的轉變,有效提升後勤指揮效率。

利於保障行動的實時調控。依託網狀拓撲型指揮結構,後勤保障指揮節點或指揮人員能夠實時掌控不同地域、不同層級部隊的後勤保障需求,並依據需求對保障行動進行實時調控與臨機調整。廣泛分佈的指揮節點能夠及時發現並捕獲各類保障數據的細微變化,並將關鍵數據進行共享,及時為後勤指揮決策提供依據。一旦出現突發狀況,指揮人員能隨時接入任意指揮節點實施指揮,直接與一線保障力量共享相關數據,並藉助智能後勤保障指揮系統對數據進行快速分析,及時對保障行動進行調整。

後勤力量編組由“模塊組合”向“液態融合”轉變

當前,後勤保障力量的模塊化組合融合程度不深,且編組調整靈活性不強,難以適應複雜多變的保障需求。未來智能化戰場,將依託智能系統對軍地各類後勤保障力量進行統一調控,逐步實現各類保障力量的基礎單元,甚至某一具體保障物資或器材的“液態融合”,形成高度融合的保障整體。

促進保障效能充分發揮。未來智能化後勤保障力量編組,將打破傳統保障力量的軍種界限、層級界限及專業界限,根據總體保障態勢及相關任務將軍地保障力量“液態融合”,形成智能高效的後勤保障有機整體,最大限度地發揮保障效能。充分發揮智能系統數據分析處理能力強、力量編配科學的優勢,在實時掌握各類保障力量所在位置、人員素質、物資數量、裝備性能等方面詳細信息的基礎上,根據保障任務規模及特點,將各類保障單元進行柔性組合、深度融合,形成超越隸屬關係和專業領域界限的保障力量融合體,有效提升整體後勤保障能力。

便於保障力量臨機調整。隨着無人化保障裝備智能水平的不斷提升,各類無人裝備能夠根據後勤保障任務自主進行“液態融合”式編組,並依據實時掌握的保障數據進行智能分析,對於保障力量的臨機調整將更為高效快捷、科學合理。由智能系統代替原有的行政指令進行保障力量之間的融合,通過靈活多變、自主適應的“液態融合”編組模式,將使保障力量具備更強的保障彈性,更好地應對智能化戰場快速變化的保障需求。

後勤保障行動由“預先準備”向“即時反應”轉變

未來智能化戰場態勢複雜多變,作戰行動更為迅速,戰場環境高度透明,後勤保障行動將難以預先準備,需要結合保障需求的快速變化即時做出反應,及時滿足保障需求。

保障準備時間大幅壓縮。未來智能化戰爭,作戰雙方都將更為重視“時間要素”的重要價值,擁有“時效優勢”的一方能夠在作戰中取得更大優勢。正如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的研究報告指出,智能指揮控制系統將有效提升戰場情報收集處理及精確打擊能力,大幅縮短決策及行動時間,未來智能化戰爭將是“極速戰”。智能化戰場將不再按照周、天計算,而是按照小時,甚至分、秒計算,“秒殺”的作戰方式將逐步趨於常態,留給後勤保障準備的時間大幅壓縮,需要在短時間內滿足各作戰單元的後勤保障需求,快速實施保障行動。

保障行動即時同步展開。機械化、信息化條件下作戰,後勤保障部門尚有條件提前掌握或判斷作戰的主要方向及重點區域,並進行預先部署。而未來智能化作戰,戰場空間廣闊,作戰形式多樣,作戰態勢瞬息萬變,提前判斷保障重點的難度將大幅提升。同時,未來智能化戰場大量無人偵察、監視裝備的廣泛應用,將使戰場趨於透明。對大量圖像及視頻等資料進行大數據分析,可實時發現並判定各類作戰行動及消耗,進而實時調整保障計劃和行動。可以預見,未來智能化戰場大量後勤保障行動將先於作戰行動提前展開,同時需要根據保障任務的變化即時做出反應,與作戰行動同步準備、同步實施。

後勤保障模式由“標準供應”向“柔性定製”轉變

從後勤保障模式的發展趨勢看,從冷兵器、熱兵器戰爭到機械化、信息化戰爭,後勤保障由個性化的“自主保障”逐步轉變為“標準供應”模式。未來智能化後勤保障模式將遵循螺旋式上升的發展軌跡,由“標準供應”逐步向更高層次的“柔性定製”轉變。

柔性定製成本大幅降低。後勤保障實施標準化供應的主要原因是為了降低成本,通過標準化生產降低生產環節成本,通過標準化供應降低供應環節管理成本,同時通過提升物資的通用性降低其使用成本。但隨着智能製造、3D打印等技術的快速發展應用,將使柔性定製保障的成本及管理難度大幅降低。比如,依託物聯網的智能管理系統,可根據不同作戰單元的保障需求實時生成個性化保障方案,並遠程操控3D打印機及時生產個性化的保障物資或器材,以較低成本更好地滿足保障需求。

保障需求差異顯著增大。傳統作戰方式兵力通常集中運用,各參戰部隊所處地域的自然環境、受敵威脅程度等方面差異不大,標準供應的保障模式能夠基本滿足需求。而未來智能化作戰,各作戰單元分佈在廣闊的戰場空間,擔負的作戰任務和所處的作戰環境差異極大,後勤保障需求更是千差萬別,需要結合各作戰單元的實際保障需求及周邊保障資源的具體情況,實施科學合理的“柔性定製”保障。特別是在戰場人員被裝、給養、救治等方面,實施柔性定製保障能夠更精準地滿足不同人員在不同環境中的個性化需求,起到大幅提升士氣的效果,為打贏智能化戰爭奠定良好基礎。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